[旅遊]94.08.27 北海島孤 – 馬祖

下午,在野狗跟他同袍旺仔的再見聲中
我獨自搭上飛離北竿的螺旋槳小飛機,結束了兩天一夜的北海旅程
當中,庭宇、小高、旺仔、游sir以及碧山雷達站朋友的招待,更是讓我倍感溫暖
謝謝你們,願意招待這麼一個不速之客
當然,沒有我弟自然也沒有這麼一趟旅程
趁著還有點記憶的時候,我想,就從基隆開始認識庭宇講起好了

星期五晚上,我坐在購買台馬輪船票的櫃臺附近
因為是第一次搭船,對購票流程也沒有頭緒,眼見補票燈毫無動靜
心情雖然還不至於慌亂,但是面對擠在櫃臺前面往來的人群,心情卻也慢慢跟著攪動
按右鍵觀看原圖

於是心裡暗暗打定主意要問個人
剛好旁邊隔個位子坐個年輕人,這人就是庭宇,很巧的是他剛好也是雲林人
除了這是他第二次搭船以外,他正好也要去北竿拿退伍的AB卡
於是,我們決定一起結伴闖蕩台馬輪

台馬輪,它是馬祖跟台灣本島之間重要的海上交通
一天一次的航班,促使它除了大到可以運載一般車輛以外
長達9個多小時的航程,也還有臥舖可以讓旅客休息
只是臥舖的數量有限,假如臥舖的床位劃完,那就只剩椅子的座位囉
這種機會很少見,而我,剛好遇到

晚上跟庭宇在偽吧台跟船長以及船長朋友喝酒閒聊之後
我終將需要在偽吧台附近的桌位上,尋覓個可以棲身安歇的小角落
不過,大概是所謂的Beginer’s Lucky發威,庭宇居然帶著我找到一個空床位
在確定有床位以及跟庭宇告晚安之後,我也開始了自己的小小旅程
按右鍵觀看原圖

夜深,海上月,隱約一片的薄薄金光
船尾隆隆的引擎聲響,掩飾不住船首破浪後的千萬白沫
眼前,點點是遠方漁船的幽微,那一頭,我們是否也只是黑夜裡的一抹燐光?
按右鍵觀看原圖

隔天,在袁小迪的台語聲中醒來,艙門外滿是人群跟閃燈
一時間,好像每個倚在欄杆上遠眺的朋友,都成了滿腹離愁的討海人
按右鍵觀看原圖
按右鍵觀看原圖

稍後,在偽吧台喝了杯淡淡的熱咖啡後,東引也到了
四處胡亂拍照一陣後,船再次航向南竿
而我,再次回到偽吧台的老位子,點了瓶啤酒
按右鍵觀看原圖
按右鍵觀看原圖
按右鍵觀看原圖

想想前晚11點喝下第一口啤酒之後沒多久,船便開始啟航
原本甚至還有些心慌怎麼頭有些暈,現在卻像沒事人般的在一大早就喝啤酒
雖然偽吧台沒有真吧台的調酒師,只有賣啤酒飲料的太太
不過,耳邊的老歌跟舒服的椅子,在啤酒的催化下卻成了極為甜美的享受

在稍稍翻了幾頁書後,庭宇也出現了
而再不久的8點45左右,我們終於抵達目的地南竿
按右鍵觀看原圖

再之後,野狗跟小高也出現了
這旅程,正要開始
按右鍵觀看原圖

待續 …
按右鍵觀看原圖
按右鍵觀看原圖
按右鍵觀看原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