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愛,就愛吧

最近一個多月來,M經歷了許多的抉擇與抉擇後的壓力
陪著走也靜觀著別人生命的陰晴變化
看著看著也反觀自己的那一段狂鳴,似乎也慢慢蟄伏進記憶底層

今天勸M:這扇門不開,總有另一扇門會開
當時想起今天初玩的鬼武者,打完一關接著一關,當中不是每扇門都可以進去
不能進去的門可能是需要找護符或鑰匙,也可能是它根本打不開

多敲幾扇門
或許,這就是對的路

若說對C已經不再痴戀那是欺騙自己,每天都見得到也說的到話的人
無時無刻都像鬧鐘似的喧囂那渴望寧靜的情緒
看著冷冷回應的SKYPE,還是沮喪心碎;見到她與T的笑鬧討論,忌妒也莫名腦火
像是失控的號誌燈,無時爆炸的落寞導致思緒隨時包裹著車禍的恐懼

那天,主管問我,是不是遭遇瓶頸?加薪有幫助嗎?
或許,是這陣子被主管注意了吧;我沒老實回答,只說加薪可以振奮人心
隔天,主管跟我說九月開始加薪
我心裡很高興主管的幫忙,但是,我知道這不是能夠解決的問題

由於T2跟D的不愉快,C感覺又被無故歸咎,所以,中午選擇跟我們吃飯
若是以前,我會相當高興;現在,每日近距離觀察她喜歡談話的對象不是自己
卻是種更加深刻的錐心折磨

前幾天深夜突然接到C的電話,心中沒太多驚訝
她說,她爺走了,需要有人幫她請假;她說,大家電話都打不通
隔天又簡訊交代幫忙倒垃圾
是H先生意外壯膽,在有些刻意的情況下,我急急拿走她的垃圾袋
就這麼的,我失去了勇氣,我不再有勇氣去面對一堆人的眼神
軟弱,是我逃避的護甲

她的缺席,讓我再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沒有任何牽絆的胡作非為
不用再沮喪的想像與嗅探,任何她可能釋放的微弱善意
真的,這是真實的極度舒坦

但是,明天,星期一她回來
這該死的禁錮又該折磨到何時方休?

親愛的,這愛,真的是私人的偏執狂戀,不是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